放咨询师鸽子的原因有很多,通常是费用过高,距离太远,或者时间冲突,但是有时候,原因并没看上去那么简单。

我第一次接受心理咨询是在近十年前,当时我深陷抑郁泥潭不得自拔,并且开始通过酗酒来进行自我治疗。我的人生跌入前所未有的低谷,所以我约了一位临床执业社会工作者,下定决心要让自己真正好转起来。

在和这位咨询师交谈的过程中,我向她倾吐了我的一切苦闷烦恼,当时我觉得如释重负,并且坚信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—— 这个心理咨询一定会帮助我走出阴霾。抱着这种乐观心态,我毫不犹豫地预约了第二次咨询。

几天过去,那份自我良好的感觉开始出现动摇,然后消失不见。我开始说服自己不要再去接受心理咨询。我给出的理由有很多:我的情况并没有其他人那么严重;咨询师并不喜欢我,因为我讲话太直;其实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是我自己把问题放大。于是我取消了预约,并且再也没有回去过。我的抑郁和酗酒问题也日趋严重。

几年后,因为遭遇了一次晚期流产,我背负着强烈的愧疚感,几乎一蹶不振。我的产科医生向我推荐了一位心理咨询师。我听从了他的建议。但是这次去看咨询师,感觉更像是出于一种义务感,而不是真心希望能够缓解我的痛苦。因为在我看来,但凡痛失亲人的人都应该去做心理咨询。第一次咨询就像是按规定走流程,我机械地向他描述自己的情况:我面临这些困扰,遭遇了这些事情,我正在采取这些应对措施。咨询结束,我就再也没联系他了。

在那之后,我又见了另外三位心理咨询师,但是全都没有后文。我还试过去别的城市见其他咨询师,接受不同的治疗方法,但是我完全无法投入其中,更别说接受二次治疗。我觉得越是放咨询师鸽子,就越让我走向边缘化。我的问题在于别人愿意向我提供援助,而我却将他们拒之门外。

但我并不是个例。虽然目前还没有针对像我这种 “一次性就诊者” 的研究,但是据估计,约有 百分之二十 的人都无法完成全部疗程。放咨询师鸽子的原因有很多,通常是费用过高,距离太远,或者时间冲突,但是有时候,原因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。一些病人可能与心理咨询师合不来;有些人可能还没准备好接受咨询,并且对整个咨询过程感到不适;还有些人可能像我一样,在向咨询师分享自己的私事之后感到后悔。不管他们的动机是什么,对于心理咨询师,只做一次咨询后就玩消失的病人早已屡见不鲜。

看心理咨询师后感到后悔

把你从来不曾对外人吐露的心事、令你尴尬的私事或者创伤经历告诉一个陌生人,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,这会让你感到脆弱、危险,或者后悔。如果心理咨询为你提供了第一次能够倾吐烦恼和私人想法的机会,你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,把自己的私事全都一吐为快。

纽约临床社会工作者 艾琳·莫兰(Eileen Moran)指出,很多第一次做心理咨询的患者在向咨询师倾诉后,回到家里都会懊悔不已。“如果你倾诉的是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,并且在第一天就说了个痛快,这可能会让你在事后感到恐慌。这就像教人骑自行车,没有人会在一开始就怂恿初学者闭着眼睛上街,能骑多快骑多快。咨询师应该帮助病人放慢节奏。” 在首次咨询时,如果她发现客户迅速谈论起一些私密问题或者敏感问题,她就会进行干涉,帮助对方放慢速度,同时确保不让对方感到难堪,或者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什么错误。

莫兰说这种懊悔的感觉可能会迟迟不散,但是如果客户逐渐熟悉咨询的流程,那么这种感觉很可能就会减少,但是你也要做好懊悔感随时复发的准备。“他们应该知道骑自行车并不容易,他们会越骑越好,但是偶尔还是会摔跤,这和骑了多久没有关系。”

性格不合

如果你和你的心理咨询师合不来,那么治疗的 成功率就会下降。内向的病人可能接受不了外向型或者直白型的心理咨询师 —— 有些病人喜欢直接的回答和明确的建议,另一些人可能喜欢更加委婉、循序渐进的过程。“一些心理治疗师可能觉得我们可以和任何人达成情感联系,但是根据一些客户来接受咨询的原因、他们的背景、你的专业技能、他们的社会经济状态,或者是个性差异等等不同,他们可能不适合接受治疗。” 洛杉矶心理咨询师奇 奥德拉·杰克森(Kiaundra Jackson)告诉我们。

杰克森认为有意向客户在做心理咨询之前应该先做好功课,谨慎选择心理咨询师,多了解一些心理咨询师的治疗方法、行业背景、专业技能以及收费标准,这些信息通常都能在网上搜到。如果你不熟悉不同风格的心理治疗手法,那么要筛选心理咨询师可能就会有困难。你最好对当下最 流行的治疗方式 有一些基本了解,这能对你的研究大有裨益。一些比较常见的方法包括 认知行为疗法(CBT)、心理动力学疗法辩证行为疗法(DBT)、眼动脱敏再处理疗法(EMDR),以及 人际关系疗法。另外还有很多相对冷门的疗法,比如正念法、以及其他更加存在主义或者更加偏向灵修的方法。

和客户首次见面时,杰克森就会强调医患双方性格合拍的重要性,并告知客户他们有权利选择治疗师。“我会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告诉我的客户,他们并非和我捆绑在一起。如果他们觉得我不适合给他们做咨询,他们完全可以更换咨询师。” 

如果在第一次治疗后觉得不喜欢这个治疗师,你可以直接告诉治疗师,然后一起讨论什么人会比较合适。

没有为心理咨询中的困难做好准备

心理咨询的过程可能会非常辛苦,造成情绪波动,而且你可能会觉得还没有做好准备。“改变会让人觉得不舒服,因为你要尝试全新的思维方式、处理办法和行为习惯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 弗吉尼亚临床社会工作者 尼迪·特华里(Nidhi Tewari)说,“在大部分情况下,客户之前的行为习惯都是有必要的,而且通常涉及谋生技巧,但是现在这些习惯造成了负面影响,所以必须进行改变。”

“有时候客户在第一次咨询时就会意识到,在这个时候接受咨询对他们来说还是太痛苦了,” 特华里说,“这个时候的客户可能还没有完全做好接受心理咨询的准备,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要彻底放弃,等他们觉得做好了准备,还是可以重新回来的。“

特华里解释说,许多客户倾向于在自己的问题影响到了他们的工作、感情、家庭等等生活方面的时候,才决定接受治疗。“到了这个地步,权衡利弊,还是接受治疗来得好。这个时候,相比于让生活继续沉沦下去,在咨询师面前坦白自己、吐露心声就不显得那么可怕了。”

客户一定要对自己选择的心理咨询师感到舒适,但是同时也应该明白,治疗本身不可能是一件很舒适的事情。这份觉悟能够帮助你坚持下去。杰克森建议说,如果客户像我一样在之前有过屡次放鸽子的行为,那么在第一次咨询时就应该坦白告诉咨询师。向咨询师承认这方面存在的问题,可以让咨询师把你的问题融入治疗当中,帮助你理解为什么你会放鸽子,并且避免这种行为。我发现我之所会养成放鸽子的习惯,是因为最初的五次咨询过程中对咨询师过度坦白,导致心生悔意,事后不想再面对咨询师。得知这其实是很多客户普遍存在的问题,让我更加愿意继续接受治疗了。

编辑: 大月半

Photographer: Rachel Brister

Translated by: 英语老师陈建国

© 异视异色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,违者必究。